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918博天堂下载

财险公司车险保费收入增长承压 频因拒保交强险收罚单

  2020年9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开始实施,该项改革不仅涉及商业车险改革、交强险改革,还涉及车险费率改革、产品设计、服务改革等。如今,车险综合改革已实施一年多的时间,银保监会此前公布数据显示,该项改革累计为车险消费者减少支出逾1700亿元,“降价、增保、提质”的阶段性目标基本完成。

  根据车险综合改革方案相关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的有责任赔偿限额从12.2万元提升至20万元,无责任赔偿限额从1.21万元提升至1.99万元。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业务上的赔付压力增大、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拒绝承保或拒赔的现象时有发生,亦有保险公司因拒绝或拖延承保交强险而收到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

  《意见》指出,为更好发挥交强险保障功能,研究提高交强险责任限额。交强险有责任赔偿限额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万元提高到1.8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0.2万元不变;无责任赔偿限额按照相同比例进行调整,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0.1万元提高到0.18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100元不变。

  《意见》还指出,在提高交强险责任限额的基础上,结合各地区交强险综合赔付率水平,在道路交通事故费率调整系数中引入区域浮动因子,浮动比率中的上限保持30%不变,下浮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提高对未发生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优惠幅度。

  从车险综合改革的相关规定来看,消费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据银保监会官网统计数据,2020年4季度,交强险在车险综合改革后为消费者减少保费支出21亿,增加保额6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4季度,交强险新保保单出现承保亏损;2021年1-10月,交强险承保亏损已超过20亿元。

  车险业务作为财险公司最主要的承保利润来源,但受车险综合改革影响,车险保费收入出现负增长趋势。根据银保监会统计数据,2021年,全国财险公司保费收入约1.37万亿元,其中,车险保费收入为7773亿元,同比下降5.7%。

  2021年,三家头部财险公司的车险保费收入均出现下滑。人保财险、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财险”)的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为2552.75亿元、1888.38亿元、918亿元,分别同比下降3.9%、3.73%、4.05%。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颜景辉告诉《中国科技投资》记者,“目前,车险综合改革还在实施观察期,很多问题还待进一步观察。车险综合改革后,险企若持续出现保费承压或亏损的情况,则反映出政策应适当进行一些结构化调整。比如,针对不同性质的车辆,制定不同的费率标准以及赔付标准;或者为险企制定一些临时性的补贴政策等。”

  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业务上的赔付压力增大、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保险公司拒绝承保的现象时有发生。高危营运车辆亦因赔付高而陷入投保难的困境。

  据“央广网”消息,厦门一家混凝土搅拌车运输公司的搅拌车被当地多家保险公司拒绝承保交强险。公司近200辆搅拌车因无法续期交强险,不能通过车辆年审,面临无法上路的难题。辽宁鞍山市多位出租车车主在车辆的交强险到期后,联系当地多家保险公司进行续期,均被告知拒绝承保出租车交强险。

  广东一名从事搅拌车运输的邱师傅告诉《中国科技投资》记者,由于在广东没有保险公司愿意承保,最终自己的车都是在外地以较高的价格投保的,“我一共有两辆搅拌车,但都无法在广东顺利投保交强险,只能到外地进行投保。最终,一辆车是在湖北进行投保,另一辆则是在广西进行投保。”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相关规定,投保人在投保时应当选择具备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资格的保险公司,被选择的保险公司不得拒绝或者拖延承保。保险公司拒绝或者拖延承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5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限制业务范围、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或者吊销经营保险业务许可证。

  监管虽有明文规定保险公司不得拒绝承保交强险,但保险公司拒绝承保而收到监管罚单的情况层出不穷。2022年2月,富邦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因拒绝和拖延承保车辆交强险被厦门银保监局处以罚款15万元,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5万元;2021年10月,人保财险无锡市滨湖支公司黄巷营业部、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中心支公司、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中心支公司第一营销服务部因拒绝承保交强险,分别被无锡银保监局处以10万元罚款;2021年7月,山东银保监局公布罚单显示,太平洋财险平阴支公司因拒绝承保交强险被罚款20万元。

  北京律师协会保险专业委员李滨向记者表示,“拒绝承保交强险,根本的原因是在于车辆综合改革之后,交强险的保险金额出现大幅度的提高,但是有关车辆特别是货车的费率没有及时进行调整,导致交强险的费率与出险概率之间的不匹配,形成了保险公司若承保交强险,会导致其严重亏损的局面。保险公司作为商业险保险公司,追求盈利是它的根本目的。保险公司对某些车型拒保交强险只是现象,根本问题还在于费率与风险的不匹配。”

  金融系统业内人士武忠言告诉《中国科技投资》记者,“首先保险公司存有侥幸心理,相较捉襟见肘的监管资源而言,面对众多保险主体,假如未被监管部门查到就不会存在损失;假如被检查发现存在拒保行为,从成本收益角度考量,因违规受处罚的成本小于因承保带来的理赔支出,对被处罚保险公司来说存在正收益。”

  “如何解决投保难与不愿承保两难问题,科技赋能或许是不二选择,可以借助第三方科技公司或自身加强科技能力建设,提升风险管控能力水平;通过大数据搜集、分析、运用,掌握驾驶人员行为轨迹,为出险车辆理赔时提供一定证据资料;再者,通过长时间数据积累,有助于日后在保险产品设计、定价时更精准。概而言之,以保险的科技化来提升风险管理能力,练好内功方能在服务客户与自身发展中获得平衡。此外,监管部门应加大监管力度,提高违规处罚成本,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以儆效尤,让保险机构不想违、不敢违、不能违。”武忠言进一步补充道。